回應中大醫學院有關【室內燒香損害腦健康】研究


香港傳統香文化保育就中大醫學院有關【室內燒香損害腦健康】研究的回應


今日中大醫學院在Facebook 發表文章,大字標題指出“【室內燒香損害腦健康】中大醫學院最新研究證實,長者長期於室內燒香會損害大腦功能及削弱認知能力。”學者對於傳統香品沒有詳細研究就簡單判定或誤導大衆焚燒所有香將會損害腦健康。香品種類繁多而品質參差,將會嚴重影響研究結果。儘管研究論文中有講出其研究的局限性,但是中大醫學院Facebook的有關文章具有誤導成分,但是被傳媒廣爲宣揚,我們就此表示遺憾。本文將會嘗試澄清以及從製香者/行内人的角度講解傳統香品的好處以及提點大家買香各種要注意的地方。

傳統香文化博大精深,除了世界上大部分宗教會使用焚燒香料用作宗教儀式上之外,世界上各種地方的傳統自然療法均有焚燒不同的香料用作醫療用途。而傳統的系統並不會使用人工化學成分物品用作治療。但是近代人工化學產品大行其道,很多商家加入種種化學原料降低成本和加入化學染料來世產品美觀,但是這些添加劑往往成爲造成嚴重危害。可怕的是,由於這些充滿人工化學成分的香品非常便宜而充斥市場,很多祭祀而對於品質不重視和講究的時候,就會因爲價錢宜人而購買這些有害的香品回家使用。這個可能最可能構成今天中大醫學院所說的【室內燒香損害腦健康】的成因。

今日(20200812)中大醫學院在Facebook 發表文章指,三年來研究了對照156名有室內燒香習慣的長者和359名沒有燒香習慣的長者,從「認知功能」、「腦部功能連結」及「與血管疾病相關的認知障礙風險」三方面,了解室內燒香對腦部功能帶來的影響。發現:

1. 有室內燒香習慣的長者的認知表現包括整體認知能力、思考能力、視覺空間能力和記憶力四方面明顯較差;認知表現在跟進3年後亦維持較差狀態;

2. 有室內燒香習慣的長者的大腦區域之間的功能連結較少;

3. 燒香亦會與血管疾病及其風險因素﹙如糖尿病、高血脂及腦小血管病變﹚,產生交互作用削弱認知能力。

並且引述兩名教授指出 “我們是次研究進一步提供實證顯示長期室內燒香會損害長者的腦部功能,包括認知功能及腦部功能連結。” ,“我們建議燒香的時候保持空氣流通或選用較安全的代替品,最理想的是避免在室內燒香。”

有關文章被多個傳媒轉載,讓已經沒落的焚香習俗進一步備受爭議和排擠。但是我們首先要搞清楚,究竟這個報告所帶出的是什麽?在研究上有無不足之處?

該研究的討論部分 指出將區域測量的各種室外空氣污染物水平的影響作為重要的混雜因素也考慮在內。這項研究有許多局限性。

1. 由於香熏使用習慣是根據自我報告進行評估的,因此其準確性可能會受到報告偏差的影響。

2. 儘管通常的做法是每天燃燒一到三次香,但是每次使用一到三根香棒,與暴露量有關的香使用習慣和家庭環境的詳細信息,例如香燃燒的頻率,沒有記錄使用的香棒的類型和數量,室內氣流變量,焚香的具體位置以及室內空氣污染的相關來源。

3. 未評估過以往的熏香接觸。但是,可以肯定地說,這些年紀較大的參與者數十年來一直將焚香作為宗教儀式。

4. 如果沒有實時的室內空氣質量監測,就無法精確測量香熏煙霧中各種污染物對認知和神經影像結果的貢獻作用。

5. 但並非最不重要的是,在縱向隨訪中沒有重複詳細的神經心理學和神經影像學檢查。儘管存在這些局限性,但這項研究已將室內熏香確定為不利於認知和大腦健康的一種新穎且易於修改的危險因素。

由於以上討論可以見到,該研究對於究竟有燒香的研究對象使用什麽品類的香品、焚香習慣、其他生活習慣都是不清楚。這些其實對於整個研究用重大的影響而沒有作出處理。而且研究者對於香品成分並沒有研究。然後簡單根據數據分析就向傳媒宣說【室內燒香損害腦健康】,忽視其研究的局限性和代表性,莽而向公衆發表乃至誤導公衆不論焚燒什麽香都會導致腦健康有所損害。

究竟中大醫學院那些有焚香習慣的研究對象是不是用了劣等香而導致損害腦健康呢?上文提及,很多商家爲了增加利潤罔顧用者安全,加入種種化學原料降低成本和加入化學染料來世產品美觀。以下將會分享網上資料收集到有關劣等香品可怕的人工化學添加劑:

1、植物性粉末

收集鋸木廠木屑、竹屑、木籽殼、花生殼、稻草、玉米稈、松果殼等經粉碎加工即是香廠制香原料。(這些非傳統制香原料,燃燒產生二氧化硫等含有酸性氣體可以和眼中水分結合對眼睛有危害。)

2、粘合劑

聚丙烯醯胺(俗稱白膠粉。為水溶性高分子聚合物,毒性來自其殘留單體丙烯醯胺(AM)。丙烯醯胺為神經性致毒劑,致癌,對神經系統有損傷作用,中毒後表性出肌體無力,運動失調等症狀。因此各國衛生部門均有規定聚丙烯醯胺工業產品中殘留的丙烯醯胺含量,一般為0.5%---0.05%。) (但是傳統製香使用天然楠木粉作爲粘合劑)

3、助燃劑

硝酸鉀(本品助燃,具刺激性。燃燒時產生亞硝酸鹽,而亞硝酸鹽是強烈的致癌物質。另,有害燃燒產物: 氮氧化物,慢性毒性、致癌。吸入本品粉塵對呼吸道有刺激性,高濃度吸入可引起肺水腫。大量接觸可引起高鐵血紅蛋白血症,影響血液攜氧能力,出現頭痛、頭暈、紫紺、噁心、嘔吐。重者引起呼吸紊亂、虛脫,甚至死亡。口服引起劇烈腹痛、嘔吐、血便、休克、全身抽搐、昏迷,甚至死亡。對皮膚和眼睛有強烈刺激性,甚至造成灼傷。皮膚反復接觸引起皮膚乾燥、皸裂和皮疹。)

4、色素

合成色素(用來給香染色。據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有關負責人介紹,雖然天然色素本身沒有毒性和危害,但提取過程中使用有機溶劑,如苯、甲醇等,這些都可能致癌或具有其他毒性。化學合成色素是從煤焦油中提取的,多以苯、甲苯等化合物為原料合成,其化學構成物質本身對人體有害,同時在合成過程中產生的砷、汞、鉛等雜質均有不同程度的毒性。這些合成色素輕則導致過敏、腹瀉,重則致癌。)

5、化學合成香精

( 可根據客戶需要調配任何香味,目前主要以檀香味為主。著名的有香蘭素、沉香素、苯乙醇、洋茉莉醛和人造檀香等。利用廉價有機化工原料製成,如煤焦油產物、石油化工原料等。燃燒產物含有苯環、甲醛,具有慢性毒性、致癌。)

6、石粉

主要是碳酸鈣和滑石粉、雙飛粉【為建築裝飾材料】(可以增加香的重量、硬度、光澤度、緊湊度、香灰白度,使成品外表美觀、有分量感、不易折斷。但加入此材料所生產的香具有成本低的特點,因而給一些香廠帶來市場競爭優勢。在生產香時加入此材料的比例沒有固定格式,有人加10%-30%的,也有人加30%以上的,加多了香在燃燒時會斷火,所以有人在配香料時會加入一些助燃劑。香在燃燒時懸浮微粒進入空氣,人吸入後,首先對皮膚、角膜、粘膜等產生局部的刺激作用,並產生一系列的病變。如懸浮微粒作用於呼吸道,早期可引起鼻腔粘膜機能亢進,毛細血管擴張,久之便形成肥大性鼻炎,最後由於粘膜營養供應不足而形成萎縮性鼻炎。還可形成咽炎、喉炎、氣管及支氣管炎,長期吸入此類粉塵有可能會產生塵肺病。)

7、其他輔助材料

閃光粉(硫酸鋇、硫酸鎂、硝酸鍶、氯化鈉、硫化鈣等)、纖維素等,燃燒後均對人體有不同程度的危害。

由此可見,劣等香品有著如此多種對身體做成嚴重損害的化學成分,一定對身體造成嚴重傷害。中大醫學院那些有焚香習慣的研究對象正正可能是使用這些劣等香。劣等香就是因爲這些化學品而味道難聞刺鼻,對眼睛刺激。因爲添加了助燃劑而導致上香香灰掉落之時燙手。如果這麽討厭的東西,爲什麽唐詩宋詞文人都對焚香歌功頌德呢?難道古代的文人真的這麽多大話?

在傳統社會,香料是能夠比美黃金的貴重藥材,因此薰香也是貴族士大夫文人雅士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古人日常中佩戴香囊出行,宋人把點茶、焚香、插花、掛畫作爲四般閒事。當然使用芬芳的香料作熏香用途吧。沉香、檀香、龍腦、麝香為漢人眾香之首。沉香、檀香和麝香都是現在高級香水常用的香料。而龍腦就是大家常吃的龍角散的主要薄荷清涼止痛的成分。因此,傳統的香品都是芬芳宜人能怡情養性。傳統漢人的香薰文化和中醫藥密不可分。更有香藥同源的説法,因爲傳統上品香品製作使用的香料大部分也是使用具有芳香化濁通竅化溼藥材。明朝李時珍本草綱目草部卷十四草之三收載木香、甘松香等五十六種芳草類藥材;卷三十四木部木之一也收載了沉香、檀香等三十五種香木類藥材。草部芳草類並收載「線香」之品項:「今人合香之法甚多,惟線香可入瘡科用。其料加減不等,大抵多用白芷、芎藭、獨活、甘松、三柰、丁香、藿香、藁本、高良薑、角茴香、連喬、大黃、黃芩、柏木、兜婁香末之類,為末,以榆皮麵作糊和劑,以唧筩笮成線香,成條如線也。亦或盤成物象字形,用鐵銅絲懸爇者,名龍掛香。」古人製造香料主要以天然香料,加天然楠木粉作爲粘合劑,再加水整形再曬/陰乾而成。因此傳統天然香基本上具有一定的醫藥保健價值。

根據臺灣的一項研究(祭祀用線香使用中藥材之調查研究,2005年刊登在臺灣行政院衛生署中醫藥年報卷期:23:5 民94.10),研究團隊實地訪查各地工會與中華黃頁(hiPage)網路資料整理結果顯示全台灣共有3156 家(含零售商和製香廠)。本研究赴線香零售店及製香廠進行田野調查,並收集製成香品和所用之中藥材,探討常用線香製作之原料及使用中藥材之頻率,進行統計,瞭解線香使用中藥材之品項情況,加以整理分類,且選取代表性藥材進行薄層層析法(TLC)檢測。並將收集之線香燃燒之收集氣體,以氣相層析儀/質譜儀(GS/MS)進行氣體成分檢測,進行圖譜分析,結果顯示測得的化合物成分多半為烯類、醇類…,對人體有危害之故慮的PAHs(多環芳香烴類)僅有Naphthalene 一項(二環類PAHs),且Naphthalene 經文獻考察為無致突變性,也無人體毒害。

此外,香藥有芳香辟穢的功用,所以自古以來也有煙薰作爲對峙瘟疫的習俗。但是古代並沒有化驗儀器,所以把所有病菌病毒等都簡單說成穢氣。但是當今科學考證發現用中藥香葉製成空氣消毒劑,不僅具有消毒作用,還能使塵埃沉降,濕化、清新空氣的效果」(見〈香葉中藥空氣消毒劑研製及效果觀察〉,刊《中華中醫藥學刊》第27卷第8期,2009年8月)。而且香囊以芳香氣味直接作用於空氣進行消毒,並發現中藥香囊對空氣自然菌──如金黃葡萄球菌、綠膿桿菌、大腸桿菌、白色念珠菌均起一定抑制作用(見〈中藥香囊芳香氣味空氣消毒的效果觀察〉,刊《中國中醫藥現代遠程教育》,第11卷第14期,2013年.下半月刊)。


焚燒上等天然香藥製作而成的香品,能讓這些香藥的精油蒸發在空間中,對空氣淨化有一定的幫助。當然筆者亦認同焚香是會產生煙粒子和焦油,因此建議使用者焚香貴精不貴多,而且必須要保持空氣流通,讓空氣帶走煙氣,才能讓香氣停留在空間有更佳的效果。正如明代瞿仙《焚香七要》所說「燒香取味,不在取煙。香煙若烈,則香味漫然,頃刻而滅。

由此可見,中大醫學院有關【室內燒香損害腦健康】研究的Facebook文章具有誤導成分,更被多個傳媒轉載,讓已經沒落的焚香習俗進一步備受爭議和排擠。香港傳統香文化保育一直致力推廣傳統香文化,並且堅持只用純天然香料,不用任何人工化學添加劑,在香港人手製作出各種純天然傳統香品,希望香港大衆能夠透過天然香品重新認識過往漢人文人雅士的雅趣,也要讓因爲香而命名的香港,繼續成爲有香之港。

香港傳統香文化保育

香藝師

鄧皓荃

MSSc, CUHK

BSocSc


Featured Posts
此語言尚未有已發佈之文章
隨時關注......
Recent Posts